栏目头部广告

恒耀注册“李鬼”冒充推广刷脸支付设备 年内支付宝清退违规服务商超30家

  本报记者 李 冰

  支付机构服务商的治理整顿工作仍在持续进行中。

  11月23日,支付宝对服务商违规作业清退名单进行了更新。经梳理,这已是支付宝年内第四次发布相关打击违规行为声明。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年内因违规作业被支付宝清退的服务商已超30家。

  受访者普遍认为,支付宝此举在行业具有示范效应,也是积极践行落实监管要求的表现,斩断外包服务商违规展业的空间,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

  打击冒用支付宝名义

  违规行为

  具体来看,上述服务商违规作业清退名单中包括厦门御同付科技有限公司、福建好睡眠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云南艺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青岛嗨呗金融服务有限公司、青岛嗨呗支付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多家服务商。

  对于清退原因,根据公示内容来看,被清退的服务商中,有企业存在冒用支付宝名义进行“数字云街”、“本地团购”等项目推广,发展所谓“市/区级服务商”并收取高额合作费的违规行为;也有机构冒用支付宝品牌名义进行虚假宣传,以招收所谓如意Lite产品“区域代理”的名义收取高额加盟费或代理费等。

  根据通报案例来看,黑龙江恒行科技有限公司(曾用名为“内蒙古恒行科技有限公司”)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冒用支付宝公司名义,向商户推广支付宝刷脸支付设备,并从中收取手续费、租赁费或商家违约金等费用而谋利。

  “今年以来,支付宝开放平台已有针对性地对假冒平台实施招商招代理的侵权欺诈行为展开了治理。”支付宝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称:“支付宝从不会委托任何服务商,以支付宝官方代理、独家代理等名义,来招收二级代理商和加盟商,更不会允许利用支付宝名义违规收取加盟费、代理费和押金的行为。商家和用户如果遇到此类行为,需谨防上当受骗。”

  “对违规作业服务商清理是加强对外包服务商管理力度的实际表现。”在博通咨询首席分析师王蓬博看来,对于支付机构而言,外包服务商能够直接接触到商户,所以十分重要,支付宝持续清退违规外包服务商是符合行业监管预期的表现,也符合其自身发展需求。

  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咨询顾问苏筱芮表示:“目前外包服务商主要存在擅自冒用持牌支付机构名义去侵害金融消费者、区域代理商等顽疾。持牌机构需对症下药,从源头斩断外包服务商违规展业的空间。综合来看,年内支付宝清退超30家违规服务商其力度较大,据有行业示范效应。”

  收单外包服务监管

  持续趋严

  纵观行业,近年来,监管部门重视规范收单外包市场,多次组织开展收单外包市场专项检查工作,压实收单机构外包业务管理主体责任。同时,评级工作为外包机构提供了客观公允的行业评价,市场优胜劣汰效果持续发挥。

  从机构端来看,不少支付机构也正在加码治理,严令服务商规范化展业。

  如,据微信支付方面披露,近年来,微信支付已多次针对“冒用品牌”、“代理团购”等典型涉嫌违规行为采取了多轮打击治理行动。在线索获取上,日常除对商户、用户反馈等方式外,微信支付还设置了定期主动巡查等机制,不断加强对违规现象的核查力度,对于巡查中发现问题的,经核实后会采取主动关停其权限、全面清退等措施。

  微信支付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近年来,假冒区域代理、虚假宣传,是服务商违规经营的高发区。开展服务商等外包机构的规范经营与问题治理,也已是微信支付的常规动作。”

  王蓬博表示:“从行业端来看,支付机构正在积极落实服务商整治行动。但也需看到,支付机构服务对象多为小微商户或个人经营者,普遍面临覆盖区域广、商户经营分散的问题,机构对商户的线下巡检需要多家外包服务商的配合,相应的管理也存在难点。”

  在苏筱芮看来,支付机构近期对外包服务商的违规作业打击治理,从行业层面来看,能够正本清源,将外包服务商中的“劣币”清除出市场,对于支付外包服务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构成利好。而从消费者层面看,外包服务商的违规作业也对金融消费者的权益造成不同程度的侵害,以支付宝、微信支付为代表的支付机构严厉打击冒用等行为,有利于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她同时建议,可从行业层面共建合作机制,共享违规外包机构的负面信息清单,消除持牌支付机构之间的信息不对称。

标签: [db:TAGS]
查看上一篇 查看下一篇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这是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