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头部广告

恒耀注册商业银行前11个月发行二级资本债逾7000亿元 专家预计未来“互持”现象或有所减少

  同花顺iFinD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总量达7767.9亿元。

  11月18日,建设银行发布《关于境内2023年二级资本债券(第三期)发行完毕的公告》,该期债券发行总规模为人民币400亿元,债券募集的资金将补充该行的二级资本。同日,交通银行发布《关于成功发行二级资本债券的公告》,该期债券发行规模为人民币300亿元,全部用于补充二级资本,促进业务稳健发展。

  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商业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主要考量是,按照全行资本规划,提升资本充足率水平,优化资本构成,为落实资产配置计划提供支持。同时,随着《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实施,以往商业银行之间通过资管产品互持二级资本债的模式或会受到影响。

  中小银行仍是发债主力

  同花顺iFinD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前11个月,商业银行共发行二级资本债77只,发行总量达7767.9亿元;2022年同期,商业银行共发行二级资本债92只,发行总量为8530.05亿元(同一债券多次增发续发仅算作一条)。

  从发债银行类型来看,在今年所有发债银行中,中小银行数量占比过半。根据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披露的商业银行主要监管指标,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城商行、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54%、12.07%,较商业银行14.77%的平均资本充足率分别低2.23%、2.7%。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商业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主要是为了提高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以满足监管要求,增强风险抵御能力,并支持银行业务的发展和扩张。

  “商业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的同时也会在客观上带来风险资产的增长,而风险资产增长必然会带动商业银行各个层次资本补充的需求,商业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旨在补充资本,夯实长期发展基础。”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谈及今年前11个月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量为何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时,明明认为,一是因为市场环境变化较快,尤其三季度末以来利率债供给较多,发行成本有所波动;二是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已有所改善。

  新规或影响银行发债意愿

  为进一步完善商业银行资本监管规则,推动银行强化风险管理水平,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制定了《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以下简称《资本办法》),并将于2024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谈及《资本办法》实施后将对商业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产生的影响,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研究员、内蒙古银行研究发展部总经理杨海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资本办法》调高了二级资本债风险权重,意味着商业银行表内资金配置二级资本债会消耗更多的资本,将导致商业银行配置二级资本债意愿下降;同时,以往商业银行之间通过资管产品互持二级资本债的模式,也或会因为《资本办法》强化穿透管理受到影响。

  在曾刚看来,《资本办法》会影响银行未来资产配置方向,如果商业银行互持二级资本债,有可能会导致资本损耗变大,从银行角度来看,会减少互持情况。但从整个市场情况来看,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的发行情况在变好,在当前资产供给相对有限的情况下,预计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有可能会成为较为抢手的市场投资品种,从而推动商业银行发行成本降低。

  11月27日,金融稳定理事会(FSB)发布2023年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名单,交通银行正式入选。当前,共有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五家国有大行入选G-SIBs。

  根据《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管理办法》,我国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风险加权比率应于2025年初达到16%。考核即将到来,这意味着入选G-SIBs的国有大行需要持有更多的高质量资本来对冲风险。

  明明表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要求银行增加能够用于吸收损失和进行重组的资本,这可能会增加对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的需求,因为它们可以作为满足TLAC要求的一部分。然而,这也可能导致发行成本的上升。此外,若TLAC工具在明年正式推出,预计能够替代一部分二级资本债的发行需求。(记者 杨洁)

  

标签: [db:TAGS]
查看上一篇 查看下一篇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这是广告